博客首页  |  [田宇]首页 
博客分类  >  其它
田宇  >  东瞧西看
东柏林的色彩

27415

 21年前,我还是一个对外面的世界所知甚少的年轻女孩,命运把我从北京带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德国,确切地说是东德。

午夜十分,天空一片漆黑,我拖着、拽着两个在旅途中不知是经受不起北京机场工作人员还是东柏林机场工作人员野蛮装卸,摔掉了轮子又断了把手的大箱子,狼狈地走出机场。靠好心人的指引,搭上了一辆出租车,请司机送我去西柏林,我要去西德读书。

那是1989年,刚刚在北京天安门广场见证了一场难以形容的动荡的我,并不知道自己将成为另一个震惊世界的历史事件的见证。

黑夜里,迷迷糊糊的我地走进一个通道,通过一个小窗口递进护照,我看不清坐在窗口后的那个东德边警的脸。他沉默着,一句话不说,两道冷冷的目光在我脸上扫了一下,“当”的一下,敲章的声音先吓了我一跳,紧接着让紧张的心归了位,我知道我过了柏林墙检查站,边境的那边就是这次旅行的目的地──西德。沉寂的黑夜和冰冷的眼目光是东德留给我的第一个记忆。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在电视上看到的是奔逃到德国驻匈牙利使馆的东德人紧张的面孔和东德人涌上街头的镜头,“我们是人民“的声音是那么高昂,让我想起北京街头学生们年轻的面孔,”反腐败“的呼声,当然……还有那盛夏之夜凄厉的枪声。

三个月后,不敢让人相信的奇迹竟然发生了──柏林墙倒塌了。

当一切逐渐恢复平静,我再次来走在了东柏林的大街上。开车缓缓穿过市区,天光泻落到街道旁的建筑上,把一个面容惨淡、灰头土脸的城市抛在你的面前。灰色的街道、灰色的楼房、露天下在高空架着的灰色的管道、残破失修的建筑,灰色是我对这个城市的第二个记忆,伴随着心中的一声叹息。

十年后,命运让我在游历西德很多个城市后,最终定居在柏林。绿树成荫的菩提树下大道、名店林立的弗里德里希大街、时髦的普伦茨劳尔贝格区的咖啡馆──这难道就是那个曾经是满身伤疤的灰小鸭吗?什么时候变成了一只骄傲自信的白天鹅,活力奔放,魅力四射?

从勃兰登堡门向东走,曾经骄傲无比地站立在东柏林中心地带的东德人民大会堂在后来的几年中先是被剥掉了金色的外皮,再被一步步解体,有很长一段时间,那个权力的殿堂,沦为一架被拆得七零八落的骨架,活不成,又马上死不得地被风吹雨淋着,一副破败的样子,直到它彻底消失,被一片青青的绿草地替代。

柏林中区的北部,有个叫做”柏林墙公园”的地方。早晨是慢跑者的世界,白天是孩子们的游乐场,晚上是年青人玩滑板、弹琴唱歌的园地。清晨的宁静,夜晚的喧嚣几乎让人们忘记了这里以前是紧挨着柏林墙的死亡地。

20年过去,为了确定东德的变化,人们摆出了无数的数据。量化的数据固然有说服力,不过对我来说,孩子们在曾经是死亡地带的公园里欢笑玩乐的身影和柏林城市色彩的变迁就是见证柏林墙的倒塌所带来的好处的最好证据。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11/11/10 06:51:33 AM
“我拖着、拽着两个在旅途中不知是经受不起北京机场工作人员还是东柏林机场工作人员野蛮装卸,摔掉了轮子又断了把手的大箱子,狼狈地走出机场……”小妹比博主完来德国12年,我下飞机时大箱子只有轮子摔坏了,因为入境的机场是2001年的西德法兰克福,嘿嘿,我该庆幸没有赶上东德时代,不然估计我箱子上的把手也不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