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田宇]首页 
博客分类  >  影视明星
田宇  >  我的旧作
回顾柏林电影节上激烈碰撞的瞬间

28880

  从1951年至今,柏林电影节(Berlinale)走过了整整60年的时光。在这超过半个世纪的时间里,冷战结束、国际政治格局发生巨变。柏林城从一个两军对峙,剑拔弩张,随时都可能被淹没在炮火中的“前沿城市”,演变成被柏林墙封锁在内的“围城”,再随着柏林墙的倒塌,发展成为一个真正的大都会。诞生在这样一个经历坎坷的城市里的电影节,从它面世的第一天起就注定要随着时代的节奏起舞。

有人说,与嘎纳和威尼斯电影节相比,柏林电影节最政治不过。这种说法显然没错。60年的岁月足以让政治迟钝的人变得敏锐,也足以磨掉敏锐人身上的锐气。事实上,柏林电影节也未曾不想“阳春白雪”、“世故老道”,甚至也曾屈服于权势,但是它终究不能完全退缩到艺术的象牙塔里去,就因为它是“柏林”电影节。

柏林城是在近代德国政治上最敏感的一块土地,这里是自由世界与专制碰撞的地方,70年代更是西德左派人士云集的城市。各抒己见、公开辩论是柏林的文化。柏林人期待的是一个辩论的场所,让思想火花碰撞的地方,不单是一个艺术的讲堂。由此看来,与其说柏林电影节很政治,更确切的说法或许是:柏林电影节真的很“柏林”。

碰撞瞬间

柏林电影节60年的历史可谓跌宕起伏,争吵不断。从其创办开始,出现过多次意识形态之争,也闹出了不少次丑闻。其中最著名的有这样几个事件:

1970年,越战正酣。德国导演米夏尔·费尔霍芬(Michael Verhoeven)的作品《OK》以巴伐利亚森林为背景,讲述了一个越南女孩在森林里被三个美国兵强奸并杀害的故事。那一届的柏林电影节评委会主席正好是美国导演乔治·斯蒂文斯。费尔霍芬的这部立场鲜明的反战片被斯蒂文斯看作是一部反美片。斯蒂文斯一怒之下,宣布解散评委会。柏林电影节被迫中断。

1976年,柏林电影节已经越来越国际化,越来越多亚洲国家的电影进入了柏林电影节。这些影片丰富了柏林电影节的内容,也给它带来了强烈的冲击。在那一届电影节上,高举创新旗帜的《新电影论坛》正在播放日本导演大岛渚拍摄的《感官世界》时,柏林检察院派警察冲入放映室,直接没收了胶片,主办方被起诉传播色情。

1979年,越战已经结束。当年的柏林电影节上播放了美国导演迈克尔·西米诺(Michael Ciminos)于1978年拍摄的反战片《猎鹿人》。

这部影片讲述了三个俄裔美国人在越南战争中的经历。Michael, Nick和Steven生活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州一个小镇上。他们自愿踏上了越南战场。临行前,Steven迎娶了自己的爱妻Angela、Michael和Nick则与朋友们一起去猎鹿。这是他们平静生活的最后一幅画面。

到越南战场之后,这三个年青人很快成为了战俘,他们被关在一个放在河里的笼子中,河水随时都会漫到嘴里。像很多其他战俘一样,他们被强迫玩一种叫做“俄罗斯轮盘”的死亡游戏。“俄罗斯轮盘”是一种自杀式玩命游戏。参与者在左轮手枪的弹巢内放入一颗或多颗子弹,之后将子弹盘旋转,然后关上。参与者轮流把手枪对着自己的头,按下扳机;直至有人中枪,或不敢按下扳机为止。

这三个年青人冒死逃脱,但他们已经无法回到正常的生活之中,虽生犹死。

这部影片在柏林电影节上放映时,苏联代表团以该片是“对越南人民的侮辱”为名,示威性地撤回了所有准备在电影节上放映的苏联影片,在苏联“老大哥”的招呼下,东欧阵营的其他小兄弟也群起而攻之:来自捷克斯洛伐克和匈牙利的电影节评委中断了评委工作,离开了柏林。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